钱柜官网

WISE教育创新专区

2020-11-21 16:13    作者:钱柜官网

  何为MOOC?MOOC是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的缩写,意为大规模开放在线年被许多人称为“中国MOOC元年”,然而,这种新型学习方式是否真的能颠覆传统教学模式、击碎校园围墙?

  我们邀请到四位教育专家来回答这个问题。他们是:麻省理工学院教学与学习实验室主任Lori Breslow博士、英国教育技术专家Donald Clark、英联邦学习共同体主席Asha Singh Kanwar教授,以及MOOC先驱Stephen Downes。

  MOOC拥有为教育做出巨大贡献的潜能。然而,只有充分利用MOOC独特的教学法优势,这些潜能才能得以发挥。MOOC用户在学习过程中留下的丰富而又详尽的数据将为未来学习的设计提供线索。

  去年,我与麻省理工和哈佛的几个同事共同分析了edX第一门MOOC“电路与电子技术”(6.002x)所生成的数据。edX是由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创建的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平台,是全世界最著名的MOOC提供者之一。电路与电子技术课程生成的数据非常庞大,包括15 5000注册学生的IP地址、2亿3千万次互动的数据、所有作业、实验和考试的成绩、学生在课程论坛上发的96 000条帖子,还有共7000多名学生参加的期末课程调查结果。

  我们试着回答每一位教学者都会问的第一个问题:我的学生是谁?但我们也想更加深入地挖掘这些数据,从而辨别出什么因素能促使学生顺利完成课程。我们研究了学生地学习特性和个人能力,也分析了他们对资源的使用和成绩之间的相关性数据。

  这个实验目前仍在进行,而它的初步结果已经为我们提供了一些有趣的线索,让我们得以从中管窥MOOC的未来。

  举个例子,作为研究的一部分,麻省理工教学与学习实验室的博士后Jennifer DeBoer和哈佛大学教授Andrew Ho做了一个很有趣的“思想实验”。他们挑选了7名电路与电子技术课程的学生进行观察,结果发现他们学习的方法大相径庭。比如,其中一个学生和大多数大学生一样,在作业规定要交之前才观看课程视频;另一个学生在第二单元作业要交之前就已经看完了第三单元的视频并完成作业;第三个学生则是等到deadline之后才开始观看视频。虽然他知道即使做了作业也拿不到学分,但他还是完成了作业。

  DeBoer和Ho的发现和我们对整个学生群体的研究结果完全吻合。正如教育研究发现的那样,在作业上花的时间很重要。我们发现,就电路与电子技术这门课而言,学生在作业上花的时间越多,他们成功修完课程的可能性就越大。相比之下,他们在教科书/教学视频上花的时间越多,成绩就越不尽人意。此外,学习者在课程论坛上发帖的次数和他们的成绩之间也存在微小但显著的相关性。最后,根据课后的问卷调查,最能够预测学生成绩的背景因素就是这个学生是否在线下与其他人共同学习——不管这个人是他的同学、老师还是课程专业领域的专家。

  作为MOOC的技术基础,网络有一个独特的特点,那就是它能够同时连接“人”和“想法”。比如超文本就能让人们轻易地从一个想法跳到另一个想法、从一个信息来源到另一个信息来源。我们通过研究得出的结果,也正是学生们正在实践的——他们根本就不会按着老师规定的顺序来学习!支撑MOOC的技术基础让我们有机会思考连接概念的新型方法和工具。

  实际上,教学与学习实验室已经对这些方法进行了实验。我们开设了一门虚拟MOOC,里面有缩放型的动态界面,让学生可以轻易地理解两个概念之间的关系。这种方法与我们已知的学习方法大同小异:将同一概念放在不同的语境中重复解释将有助于记忆。而MOOC独特的优势让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能够更有效地利用这种方法。

  未来的MOOC或许能根据学生选课的动机来预测学生学习的最佳方式。我们从电路与电子技术一课的课后调查中得知,有一半以上的学生是为了获得具体的知识和技能而选这门课,另有四分之一的学生则是纯粹为了享受挑战麻省理工课程的乐趣。或许,学生对资源截然不同的运用方式正源于他们不同的学习动机。若是如此,那么我们是否能够重新构想未来的MOOC,让它们引导学生以最适合自己的方式学习?

  同学间的互助是学生学习过程中的重要环节。而正如许多专家所言,MOOC有潜力连接世界各地的人们。但我们却发现,只有少数学生真正在课堂论坛上参与讨论。有没有更好的方法来鼓励学生们相互联系、共同学习呢?或许我们需要的是与实体校园更相近的模式?未来的MOOC是否能充分利用学习者的多元化和他们不同的兴趣、能力和动机,逐渐变成更加全面的互动体验?

  MOOC还有一个意义重大的特点,那就是人们可以通过挖掘MOOC自身产生的数据来完善它们。怎样以最好的方式连接想法、发掘社区的力量并利用学生自己的目标和毅力?这些研究启发我们更好地设计实验、落实结果,并将带领我们进入一个持续发展的良性循环,来创造新型的MOOC和新型的学习。

  将复杂问题过度简单化、空洞的教学法、低效的测试体系、居高不下的辍学率……MOOC几乎一出现便引得学术界群起而攻之。许多人认为,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只是一时流行,“MOOC热”会很快冷却。不少高校教师认为MOOC是多余的,甚至是危险的。然而,MOOC并没有消失。实际上,早在网络出现的时候,“MOOC”就已经存在了。如今,MOOC帮助高等教育将知识开放给全世界——这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为了“反击”大家对MOOC的消极态度,我们需要终结一些流言……

  我曾经随心上过几个MOOC。有一些我坚持上完了,另外一些却让我在很短时间内就厌烦了。对于大多数人而言,生命着实短暂,实在没有必要为一些又臭又长的课程浪费时间。因此,与其说是“辍学”,不如说是“随心学”。将未完成某门MOOC的学习者一刀切地贴上“辍学者”的标签,实在是对MOOC的诋毁。

  从一个语境中断章取义地抽出“MOOC”一词放到另一个语境中贴标签,是不是不太合适呢?对我而言,这是一种分类错误。“辍学”指中途停止上学,通常用于在学校的学习,并且含有贬义。将这样的一个词搬到另一个如MOOC一样完全不同的学习体验中使用,的确有失公平。要知道,在MOOC学习中停止和从传统学校中止学业是非常不同的。

  很多人从MOOC“辍学”。那又怎么样?很多人都会放弃做很多事情。比如有许多人看书看了几页就扔下不管,我们并不能认为这就是智力上的失败。很多学生身在课堂,心却不知飞去了哪里,这能不能算是注意力上的“辍学”呢?这种情况在学校非常普遍。有许多学生因为种种原因中止学业;未来的学习应该是灵活的,而不应该将学生像囚犯一样禁锢在同一种学习体验中。

  MOOC并不是屌丝工厂。MOOC必须超越传统的用“不及格”来淘汰学习者的教育模式。好的MOOC能让学生真正地依据自己的节奏来学习:开始、暂停、再开始。这才是真正的终身学习应该有的样子。学习的未来不会是过去的复制,而会是对过去的补充或是对过去的革新。

  对于MOOC,我们应该更重视知识的吸取,而不是纠结于“辍学率”。“辍学”来自于“上学”,含有贬义;而MOOC并不是学校。相比于“教”,MOOC更关注“学”。MOOC就像书籍一样,应该被看作是广泛存在的机会,而不应被想成是严格控制出勤率的学校教育。MOOC需要鼓励,而不是贬低。

  错。有很多种MOOC存在:转移式MOOC、原创式MOOC、同步式MOOC、非同步式MOOC、自适应式MOOC、小组式MOOC、关联式MOOC、迷你MOOC等等。从最初的转移式MOOC到自适应式MOOC和迷你MOOC,新的模式正在兴起。这些新模式的意义在于创造未来,而不是模仿过去。

  好像没人能真正说清MOOC浪潮是从哪里掀起的。MOOC热甚至胜过脸书热,并且到现在还丝毫没有降温。在仅仅一年时间里,MOOC从几所美国顶尖名校和几个创业家手里应运而生,加之于非营利机构和风投资本的支持,一时间更是风生水起。这就形成了一种可持续的生态系统:这种系统能够接受并支持一个好创想,直到这个“种子”长成参天大树。这着实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要说空洞,那要看和什么相比。一周上三次课、学生要苦等好几个星期才能把草草批好的作业拿到手——好吧,让我们不要假装传统高等教育的教学法就没有问题。就学生课堂演讲、互动、学生

  间互相评分、应用社交媒体、作业、可适性学习等等而言,MOOC正在大步向前。我上过的一些MOOC比我在大学修过的某些课程要好得多。注意,在那个时候MOOC才刚发展了一年,而我们现在的大学教学法已经发展了一千年了。MOOC只用了一年的时间,就让学校不得不重新思考教学法。

  考什么、何时考、怎么考——在测评方面,我们需要更多的创新。MOOC正在告诉我们真正的答案。首先,从根本上讲,MOOC并不关注终结性评估(测评和考试)。大量的学习者并不在乎拿学分——根据爱丁堡大学的研究数据,仅33%的MOOC学习者对拿学分感兴趣。对于他们而言(我也是其中之一),文凭如浮云,学习体验才是王道。

  然而,学习者还有很多选项:无证书、结课证书、合格证书、优秀证书、大学学分等等。这一系列的选项产生了终结性的评估,让我们的想法得以更进一步:根据学习者的需求提供随时随地的测试,并颁发不同的证书。这样,我们就能用大量的证书来资助教育系统,并且推动在线测试创新。在学习者愿意的时间、愿意的地点,通过他们愿意的方式测试——包括在线的方式:这就是测试的未来。MOOC已经可以实现这些。

  MOOC并不是全部关乎钱,但钱还是很重要的。在很多层面上,MOOC都为高等教育越来越高的成本难题提供了答案。高等教育越来越高的费用导致学生负债率达到历史新高,也让越来越多的学子担心还不起贷款。“货币化”其实是一个错误的词,因为MOOC是一种活动,而我们需要从长期的成本和收入方面来衡量它。货币化并不仅仅意味着获取利益。

  MOOC有一段过去、有一个生气勃勃的现在和一个意义重大的未来。首先,我们必须抛弃“在线课程从高等教育和MOOC开始”的想法。MOOC已经存在了不短的时间,除了高等教育之外,MOOC也很有可能对学校、继续教育和终身学习产生直接或间接的影响。我们并不能预知未来,但我们可以和下一代一起创造未来。

  “没有哪样事物有这么大的潜力,能去消灭贫困,方法就是通过给穷人提供支付得起的教育来让他们获得一份工作、或改善他们现有的工作。没有哪样事物有这么大的潜力,能解放十多亿的头脑来解决世界上最艰巨的问题。”

  MOOC已成大势所趋,它是远程教育发展的自然产物。在校外学位、函授课程、开放式远程学习、开放式教育资源(OER)之后,MOOC构成了日益开放的教育的第五代。

  发展中国家能够通过MOOC,让更多人低成本获得优质教育。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在经历“青年膨胀”。现在的非洲是最年轻的大洲,其十亿人口中有65%都在35岁以下。如果想将这一青年膨胀转化为人口红利,教育和培训是必不可少的。对于大多数政府而言,仅仅通过传统的实体教育方式是不能满足这种需求的,它们需要更低价高效的方式,传统远程教育便是其中一种。随着平价技术的普及,MOOC正逐渐发挥潜力,让未来教育所涵盖的面越来越广。

  不过,就目前而言,MOOC还主要是由北美精英研究机构和“明星”教授主导。大部分发展中国家的机构会发现,同这些国际“品牌”竞争非常困难。我们希望这不要打击到这些发展中国家机构的信心,它们必须将“品牌”同“技术”区分开来,并抓住机会,运用好MOOC平台的力量,提供更多基于需求的项目。

  发展中国家的MOOC项目目前主要来源于以技术为基础的机构,例如印度理工学院(IIT)和巴基斯坦虚拟大学。能够利用好MOOC运动的机构,通常都是具有传统开放式远程教育方式的大学。除了发起欧洲机构MOOC联盟FutureLearn的英国公开大学之外,其他机构都还没有启动任何具体的尝试。

  高等教育机构如何从参与MOOC运动而获益呢?一、免费开源平台,例如Open edX可以通过学生对学生、教授与学生的互动,增进很多学习者的体验。二、学习分析技术,也就是用自动化工具,基于学习者的互动情况和课程表现,诊断学习者的需求,为学习者提供快速反馈以及更为个性化的学习途径。三、通过学习分析技术生成的数据将能支持开发有效灵活的系统,用于颁发学分和资格认证。

  发展中国家的大多数学习者需要访问更高质量的内容,并在指导支持下更好地完成学习。相比参与证书,他们更多地是在寻找资格证明。现有MOOC模式如何满足这些愿望呢?支持更多互动和协作机会的开放式教育资源,在满足优质内容需求方面很容易驾驭,并能为未来更多MOOC打好基础。

  发展中国家的MOOC模式需要重新设计,从而包含线下和线上元素的混合方式,提供有效学习支持。开放式远程教育机构可以使用提供这些服务和进行监考考试的联系/学习中心,来克服认证和证书方面人们的担忧。

  发展中国家现在还在努力弥补的另一大问题是MOOC基础设施匮乏。设备和网络仍然存在限制。政府还在很多层面上为提供免费、低成本设备和平价网络而努力着。

  关于MOOC的价值,教育界的意见仍然存在很大分歧:只有学术明星才能提供成功的MOOC?还是说一般教师也能借MOOC之势迈向成功?不管怎样,最重要的归根结底还是教学体验的质量,让最好的脱颖而出。

  目前,发展中国家的机构还没有为初等教育提供MOOC。MOOC通常都被用于继续教育职业发展和训练。技能发展在很多发展中国家政府看来是需要优先处理的事情。人们所拥有的资质和劳动力市场所需要的技能之间还存在很大的鸿沟。MOOC让数百万人规模的培训和必备技能再培训成为可能。

  MOOC对校园教学机构和远程教育机构都有重要意义,对中学教育和高等教育都有重要意义,对终生学习机会也有重要意义。现有模式是基于机构、以教师为中心的,而且主要是用英语提供。发展中国家可以让MOOC更加以学习者为中心,提供多种语言的MOOC(例如可汗数学在巴基斯坦提供乌尔都语教学),并在专精领域找到利基市场(例如位于马拉维的大学可以开设疟疾方面的权威课程)。

  我的组织,英联邦学习共同体(COL),正同印度理工学院(IIT)协作,提供一门“移动设备用于发展”(Mobiles for Development)的MOOC。完成这门课的学生将获得IIT和COL共同颁发的证书。

  世界每周将需要创建四所新大学来满足三万新生的需求,并容纳2025年即将到达入学年龄的孩子(mjuzhu)。鉴于发展中国家的资源正在减少,MOOC将为学生提供真正机会,让学生获得优质教育。抓住今天大干一场吧!

  MOOC已经到了最初激动逐渐散去,人们开始对其提出各种问题的历史时期。人们开始考虑,MOOC是否会在未来扮演重要角色,甚至是变革教育的角色。随着大量MOOC提供者的产生,MOOC的数量屡创新高,这已经成为了一个世界范围内的现象。最近,英国未来学习(FutureLearn)项目也启动了测试版,首批阿拉伯语MOOC也开始上线。

  现阶段,围绕MOOC的批评显示出,人们担忧科技将取代教授的角色,担忧学习的社会属性和个人属性将会丧失,担忧MOOC学习者需要积极自觉,担忧所有MOOC都遇到过的高退学率。虽然已经有人开始尝试认证方面的实验,但很多人都在怀疑,MOOC是否真的能够找到提供传统学术文凭的办法。

  这些批评、担忧和怀疑显然并不意味着MOOC注定失败。相反,它们正帮助我们探索MOOC的未来。我们承认,当前MOOC模式确实存在一些缺点,但MOOC更多的是优点。我们应当更进一步推进MOOC,而不是放弃它,回到传统在线课程和教室课程。

  MOOC的第一大优点是易得性。MOOC是“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的缩写,这意味着MOOC能够方便任何人获得学习资源,学习者只需要接入互联网(根据国际电信联盟的数据,目前世界人口有40%已接入互联网)。虽然现在学习者还不能得到证书,但无需学费的免费学习无疑让课程对传统大学外的受众很有吸引力。高等教育内容开放式获取的需求是非常大的,例如斯坦福大学的人工智能课程就有很多人注册。

  同易得性一样重要的还有灵活性。大多数时候,人们可以选择适合自己的时间进行学习。学生哪怕错过了实况在线讲课,仍然可以观看存档视频文件。学生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来学习。哪怕学习进度有点跟不上,学生仍然可以继续访问内容,继续观看例子,继续做作业,继续学完课程。

  围绕MOOC建立起来的社区,让MOOC对世界范围的学生都更具吸引力。“关联主义”MOOC,例如乔治·西蒙斯和我提供的那些,其互动社区非常活跃,其内容被转到各大网站上,例如Blogger、Tumblr、Moodle论坛,而且课程参与者之间还有很多推特互动。而基于视频讲座的MOOC,例如Coursera所提供的那些,在官方渠道之外也开辟了很多学习社区,课程参与者会相互交流,在他们自己的空间里讨论问题。

  MOOC的这种大众化是不可低估的。它代表着学习管理从教育公司或大学的中央集权管理,过渡到了学生本身的分散式、无管理协作形式。

  这明确了未来MOOC的最重要元素。如今,由Coursera或Udacity推出的MOOC都是基于大学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MOOC将会发展出它们自身的独特身份。例如斯坦福的人工智能课程,或梅兰妮·米切尔开设的复杂性导论课程,虽然它们目前还与各自大学拥有很强的联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复杂性探索者(Complexity Explorer)这样的网站将会形成自身独特的身份,将自己同最初起源的大学区分开来。

  这种情况下,一门课可能会由多所大学提供。复杂性课程没有理由不能由麻省理工、斯坦福和卡尔加里大学共同分享,本地服务(例如教程、实验室和社会活动)由主办机构提供,而在线内容、社区和活动则基于网络。我把这叫作“在线-主办提供者框架”。

  有些专家开始讨论“翻转MOOC”。这种做法中,MOOC内容会“包裹”在传统课程的“外衣”之中。但请不要将这一做法同“在线-主办提供者框架”混淆。这里,学术内容无一例外地由MOOC提供者定义和提供。课程学习者将从MOOC提供者那里获得证书,这或许能够被转化为本地证书。但如果不是基于课程认证,本地证书就会被怀疑对待。

  无论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证书的重要性都会降低。MOOC为学生提供了一个去处、一种机制,让他们能够同全世界的其他在线社区成员一起,参与学科相关的活动,尝试课程中提出的挑战。(这同当今的开源软件运作方式有些类似。)这些活动都会留下数字痕迹。未来的用人单位不会再像现在这样关注证书文凭,他们会更多地借助于智能软件来分析这些痕迹,并为应聘者建立数字档案。

  参与和完成率,甚至动机和学术技能,这些相关的讨论都会发生变化。学生不再需要按照提供者的强制要求那样来(强制要求通常是作为颁发证书所必要的评估),这些都将成为可选内容。学生可以学习某一课程,而课程中没有任何内容是必学的。还是和开源软件进行对比,程序员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选择贡献多少代码,可以很多,也可以很少,这里讲开源软件的“完成率”显得毫无意义。

  我们将MOOC看作一种实现教育的方式,它的作用是进行过往记录。只要不把课程的最终目的当成是获得证书文凭,最初人们担心的那些关于MOOC种种问题就都能够迎刃而解。学习的大众化将让大量提供者发布大大小小各类在线课程。这些提供者包括大学、政府、石油公司等等。但是决定是否参加课程、决定这些课程值不值得学的权力在于学生本人。

  WISE(World Innovation Summit for Education,世界教育创新峰会)于2009年由卡塔尔基金会主席谢赫莫萨宾特纳赛尔殿下发起,是一项促进教育创新的跨领域全球性倡议。通过一年一度的峰会和一系列全年项目,WISE正在促进全球合作并构筑教育的未来。从创立之初,WISE一直相信教育能让个人和社会变得更加强大,相信优质教育应该是全世界所有人的一生之旅。

  About NetEase-公司简介-联系方式-招聘信息-客户服务-相关法律-网络营销-网站地图-用户体验升级计划-公开课用户服务协议

钱柜官网